当前位置: 主页 > 天线宝宝特码分析网 >

第一财经主持人在线周 张晓峰、阳子做客搜狐

发布日期:2019-08-07 12:57   来源:未知   阅读:

  2005年1月11日 上午10:45-11:45 第一财经主持人张晓峰、阳子做客搜狐财经聊天室,以下为精彩聊天内容:

  主持人说: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作客搜狐在线,我是这次访谈的主持人,我来自新生代市场检测机构,有机会邀请到第一财经的主持人张晓峰先生和阳子女士。

  两位都是财经节目的明星主持人,请两位介绍一下你们主持的节目,包括内容、定位、受众等等方面的情况?

  阳子说:我在97.7频率,每天中午的12点到两点,有一个节目叫个股天天点播,这个节目从97年开始到现在有七、八年了,通过和投资者交流来认识市场,在股票当中市场寻找机会的信息,一般以接热线年初去了第一财经频道接收了一个谈股论金也是和投资者交流,谈谈操作感想、操作理念的电视栏目。

  张晓峰说:我在过去三年是主持一个公司时间节目,时间是每天晚上八点半,以分析公司基本面,最新公司消息为主,进入2005年,我的节目改到了下午一点到三点半,是时盘跟踪播报和每天的尾市盘点,对每日的行情做即时分析和收盘的点评。

  张晓峰说:直播和分析师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我们每个星期都有相对固定的嘉宾,看盘收盘,就是主持人和一个嘉宾大家以探讨、交流的方式来评说现在市场盘面的情况。香港白小姐一肖中特马

  这种节目形式在选题的角度、内容还有包括嘉宾的反应、配合和观众的接受角度有一些特点的,能不能就这一些问题谈一下?

  张晓峰说:我觉得像这样的节目形式,无论在广播还是在电视,一定是以非常成熟化的节目形式,主要通过主持人的问和分析师的答以及相互的交流来不断的向观众来揭示现在盘面当中即时发生的可供投资人参考的现象,比如说什么板块正在活跃,比如说什么个股出现了异动。

  张晓峰说:然后还可以结合今天的政策信息,这些信息对市场的影响,然后也可以说得再宏观一点,把一些中长期影响市场的因素在今天的盘面当中或者最近一段时间盘面当中怎么影响,可以一一介绍出来,这种形式对于普通投资人来说是最容易接受的一种方式,最贴近市场,最实际的方式,这种方式最主要靠主持人和嘉宾对即时盘面的观察力,如果确实观察到比较敏感性的动向,对投资人的帮助是非常大的。

  阳子说:晓峰以前是专业的市场分析师然后转型到主持人,我是纯粹和嘉宾的交流当中汲取一些观点,和大家共享,然后来跟踪这个市场,因为中国市场这两年发展的变化,各方面的问题,对于大家来说钱生钱的吸引力野火,大家都是觉得这个市场非常有魅力的,我做的两档节目,不管是广播也好,不管是电视也好,这两档节目正好是和晓峰的嘉宾结构是完全不同的,晓峰的节目是以专业人士,专家来评析市场,我们的节目是股民直接参与到节目里面来。

  阳子说:广播的节目是以接热线为主,探讨为主,电视的谈股论金可以说是从现在接触下来,是一些在市场当中有非常成熟的理念的投资者,他们有许多的成功经验,可以说也有教训,他们非常有自己的思想,他们的股龄都是15年,如果说到什么时候就会说当时在什么地方,22444聚宝盆心水论坛,做什么股票,这些人可以说是中国股市十多年的见证人,他们是跟这个市场同步成长的。

  阳子说:而且有很多人把股票作为自己的职业,所以在跟他们交流过程当中,得到的可能是更多层次的市场当中的声音。

  广播主持人和电视主持人是很不一样的,对于财经类节目主播的话,不仅需要有专业的金融知识,在播音技巧上也有很强的要求,两者怎么兼备能谈一下您的感觉吗?

  阳子说:我也是刚做电视,我最大的感觉是一个要化妆,一个不要化妆,从你刚才提到的语言表现来看,我觉得真的是差别很大,在广播里面说话的节奏还有跟大家要交流的东西必须是把语言用足了,就是必须说得天衣无缝,才觉得这个广播到位了。

  阳子说:但是在电视上可以用一个眼神,不用把这句话说完,旁边人就懂你是什么意思了,这是我一个比较浅的体会。

  作为财经类节目,现有的节目内容主要是证券公司,专业股评,具有一定的专业性,那怎么样兼顾专业性和大众性?

  张晓峰说:财经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节目,它提供的内容是非常严肃的,所以只有对投资非常感兴趣的人才会观看我们的频道,而这些人又分很多的层次,这个层次和知识背景和投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特别也和接受市场的更新速度有关系,我们的市场是一个新兴的市场,所发生的变化是非常快的。

  张晓峰说:市场制度的变化也非常快,这就要求普通的投资人如果想要获得投资的成功,也必须要去适应这个市场,而不是让市场来适应你,这样的话如果从我们做节目的角度来说,我个人的理解就是把节目定位在一种类似于直接点评盘面的节目,这种节目即时性比较强一点。还有一种节目是分析公司的基本面和行业的基本面,这样离实际的盘面变化距离远一点,还有一种节目会更远,更宏观,类似于国家政策,经济政策。

  张晓峰说:这样的一些方面去探讨对市场深层次的影响,特别是一些制度建设,这样的话就形成了各种不同的节目类型,包括我的节目和阳子的节目因为这样的一种原因出现了不同的栏目。

  张晓峰说:对于投资人来说他们面临的是更加严酷的市场现实,市场在跌,越是跌越是要求投资人要尽可能快的去提升自己应对市场的能力,一种支持结构,而且这个学习过程更为紧迫,涨的时候没有这种学习的紧迫感,而跌的时候更需要学习的紧迫感,我认为现在的市场从管理层的角度来说,提供了很多的市场创新,特别是像ETF,上证50的投资基金,包括其他的做空机制,还有可能的指数期货等等之类的,来化解投资人在过去单一的股票投资品种中所集聚的系统性的市场分析。

  张晓峰说:作为普通投资人已经十几年习惯于把股票作为唯一的可接受的投资品种,使得他化解风险的能力非常之弱,也就是基本把自己定位为农民,市场一跌全体输钱,市场一涨大多数都挣钱,这种也需要我们做财经节目的人不断的去引导普通投资人,提升认识市场能力的必要性。

  阳子说:现在我们此时此刻谈的财经是圈定在证券这一块,现在股民是七千万,比如说三口之家的话那就是两亿多,如果是四口之家就将近三个亿,有一些是职业股民对市场的关注度比较大,有一些股民关注程度会弱一些,所以在层次上也是有区分的,现在我有一个感受,因为现在理财这一块,我们生活都提高了,怎么理财,怎么拿自己手里的钱包再多赚一点,大家都在想这些问题。

  阳子说:股票在财经节目当中进一步变化还是会随着市场的现实的变化会有比较大的变化。我们经常有一个收听率调查,这里面还有一个锁定率,我调到这个频道我基本不变的,因为生活化的东西大家是追求新鲜,越新鲜我越想看,我今天看了这个时装,没有看那个比赛,要不断的在新鲜当中找变化,但是财经节目最重要是线索,给你一个线索是贯穿于能不能赚钱的始终,一些人就觉得能不能在这个资本市场当中赚钱是考评我智慧的一个标准。

  阳子说:从这两条当中,从一个股民的数量,以及对家庭,对周边人的影响,还有一个流失率这两点来看,我也没流失,听众和观众也没有流失,我就觉得财经给予线索感要比任何的生活新鲜感更能抓住一个人。

  在内容的选择,包括节目的设置上充分考虑到股民的层次和不同的心理,兼顾了专业性和大众化,才可能形成比较长期稳定的收视率?

  阳子说:舆论导向是非常重要的,这种不是政治性的舆论导向,是因为我们过来的嘉宾、分析师,他们代表了市场上最专业的层面,所以他们对市场的理解相对能够领先于绝大多数我们刚才所说的七千万股民,但是对这个数字应该纠正一下,七千万是有七千万的帐户,但是并不代表有七千万的人在做。

  张晓峰说:真正的活跃帐户可能是五百万,这样的话五百万的帐户由五百万的人所操作的话,随着机构投资人增加以后,对市场的影响,对制度的影响会更加深远,但是我们考虑到整个市场所下跌,过去的七千万的帐户所受到的损失一定是非常的巨大,这种巨大对投资人心理状态的影响是最大的。

  张晓峰说:我们作为主持人,定位应该更中性一点,首先我作为主持人不见得有能力教投资人,我做分析师的时候投资人会来追问我,要来推荐什么股票,认为市场会往什么方向走,我会把这两个角色做节目的时候会混在一起,我现在做时盘跟踪的角度来说,我会加上很多对市场的理解,特别是我认为应该以一种积极的态度去响应管理层给我们推出的一些市场创新的产品,因为只有以积极的态度去相应,去接受这些金融创新的产品,才能够有效的化解现在这些股民非常执著的每天下跌的股票行情。

  张晓峰说:我们现在的制度要化解股票的风险,要战胜它,不是个人的能力所能及的,但是可以操作一些其他创新的产品,而不是把自己的眼光仅仅缩在股票上面,这样才是一个好的方法,所以让投资人会更多的介绍一些上证50的走势,还有封闭式基金的行情。

  张晓峰说:在个股当中衡量自己的得失其实这本身是一种错误,只要做股票90%是输钱的,这就变成了系统性的风险,因为个股的风险像伊力股份,四川长虹这种为非系统性风险,这是和上市公司信息不对称所造成的,但是当这些事情多了,就成为整个市场的系统性分析,只要买股票90%的概率就会碰到爆跌,这样就没办法在市场上进行一个比较从容的操作。

  阳子说:从做财经以后有一个感觉,就是现在经济变化速度非常快,日新月异、与时俱进,我在做节目的时候尽可能把我们手里能拿到的这些信息都滩到大家面前,因为我接触的层次也有专家,也有股民,让他们来判断我们分析的东西在后续发展过程当中会有几种可能,把这几种可能都列出来.

  阳子说:其实证券市场发展到现在可能最终影响到市场就是一个可能,也要把遇到的可能都安排好,都设计好,当市场发展的时候,基本上会在可能当中出现,已经有了对策就不慌了,可能我做节目以后最大的感受就是能让大家在预见未来得过程当中,因为资本市场是一个虚拟的市场,我做到现在最大的收获是大家把可能性,和可能性发生之后的应变都想到了,作为一个财经主持人就够了。

  就目前而言,财经类媒体竞争非常激烈,在点播媒体这一块有很多的专业电台,全各大综合台都有财经栏目,包括我们的广播电台,在这一块竞争是非常激烈的,财经类节目在形式上和内容上的发展趋势能不能谈一下?

  张晓峰说:从竞争的角度来说我个人理解能够和第一财经能够形成竞争的在国内范围就两家,一个是凤凰资讯,另外一个是中央二套,它有一些时段是专门针对股市的,这个是比较直接的竞争,其他的一些地方性的,包括卫视的从实力上,制作能力上,地理位置上都没有办法和第一财经形

  张晓峰说:从节目的趋势来说,因为我们第一财经从我们自己听到的动向来看和国外的CNBC还有道琼斯指数公司都形成了很好的战略联盟关系,我们也是不断的汲取他们几十年,甚至于上百年来怎样做财经的一种成功经验,使得我们整个节目做得越来越专业、全面,主要一个方向还是向别人学习,我个人理解从电视观众的角度来说,投资人这样的一种管理群他们对节目画面的要求是最低的。

  张晓峰说:不像娱乐频道要富有娱乐性,我们更多的是一种资讯的提供,随着我们涉及的市场越来越多,像我们现在限于市场环境,我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是放在股市上面,而像CNBC国际的财经台来说,它的眼光是纵观全球24个小时所包括的市场,这个市场包括外汇、期货、黄金,只要是成规模化,有交易的市场都会报道,它的报道又不仅仅限于美国市场,包括像印度、朝鲜这些市场都会涵盖在里面,即使花很少的时间。

  张晓峰说:它就会有很少的时间分析,而更多的是提供信息,告诉你发生什么事情了,有什么新闻,而我们现在是限定于A股市场,所以我们把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A股市场上面,但随着规模、形式、品种的增加,一定会对单个个股的分析时间会缩减,而扩展到更多的市场分析上面,会增加更多的时间分析那些创新的产品和新兴的市场。

  阳子说:我的理想是像能关注时装的同样关注财经,把财经和生活的关联度更紧密,我觉得财经里面现在的题材还是太少了,可能是因为品种、涉及的面还没有铺开,现在实际操作的是五百万,不管这个数字怎么样,我们的百姓在生活当中有他关注的东西,炒股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但并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是怎么样让大家在这个财经市场当中有智慧,甚至是有情感,甚至是凝聚出一种文化,渗透到生活当中,这是我的一种理想。

  阳子说:最近我看到了中央电视台用即时的手法是拍了六个投资者,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大的,跟踪了六个投资者,他们个性个异,但是因为参与了股市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虽然选的人都是一些缩影,都是一些有个性的东西,但是这个播出以后反响非常大,这就是我非常理想化的,是基于生活的。

  张晓峰说:我们如果从纯粹的交易角度来谈的话,因为最后投资都要落实到一个交易,从交易的角度来说它的交易的趋势就是要用系统化交易,所谓系统交易就是用电脑来代替人,让电脑来做人买卖的一个决定,就是把人的投资过程用电脑的软件系统来实现,就是为了抵抗人的本性所存在的贪婪和恐惧。

  阳子说:在操作过程当中贪婪和恐惧可以帮助你实现交易,但是在交易之前按纽之前的故事是我理想化当中想要的。

  张晓峰说:你是说从节目的角度来说搞出一个能够感动人的节目,但是我觉得一个经常会被感动的投资人一定没办法好好的操作股票,买卖股票的人是非常理性,他的情感认知度很低,情商低一点。

  阳子说:我接触这些股民以后,之所以到了现在的状态真的是和个性非常有关系的,就是因为在这个市场当中才有了故事。

  张晓峰说:对于参与一个市场的人来说是不是成功,成功是为了挣钱,挣钱的话必须得理性,特别是针对证券市场。

  做好的受众都会感兴趣,也许像理性的观众更在乎数字、图表,像阳子说的这个故事更贴近生活一点,这是靠数字以外的东西来说话。

  张晓峰说:我过去做分析师的时候,参与左安龙老师的节目,有一个节目是周末赢家,下面坐近一百个投资者,当时到了市场转折点的地方,就是国有股减持的政策,在现场的既是观众又是投资人.

  张晓峰说:当时左老师就问我你认为市场下面怎么走?我说跌,他说跌到哪里?我说肯定是爆跌,现在止不住的,如果作为一个分析师也好,在交易者也好,在那一时点我都是非常成功的,但是在当时的现场所有的观众都说我胡说八道,甚至于有一个观众拿着话筒在那里喊口号我相信什么什么,所以我们不能什么什么,我们的市场不能跌,它注入了强烈的情感,而事后证明是强烈的失败,情感和操作之间是绝对成反比的,对市场投入的情感越多,而市场是越失败的。

  阳子说:我就是要表现千差万别的情感产生的故事,本身是存在的,不是为了制造这个情感然后要拍这个东西,就刚才说的当时人们的那些反应,如果我们都有时间去记录的话,真的很有感触。

  阳子说:晓峰的主持比较专业,而且对市场上这种反应还有刚刚表述对市场的判断真的是很专业,很到位的,因为对大量的公司做了细致的分析,比较深入的采访、解剖,他的市场感觉可能是我们这些没有做过分析师的主持人没有的,这一点是很独到的。

  张晓峰说:我觉得阳子她的性别定位,因为专业主持人受过专业的训练,特别是广播的主持人语言功底非常深厚,因为他们完全是通过语言,而不是肢体语言来传达他们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这一点上面这么多年阳子做下来以及她在专业上也是非常刻苦,但是由于缺少我这样的经历,使得她做节目的过程当中有更多的亲和力,很多人觉得我在电视上面的表现拒人以千里之外,以阳子的定位主持谈股论金就非常的合适,因为那些人来自于社会的各个阶层。

  张晓峰说:你会看到大俗之人,穿着及其夸张的服装来做节目,无论从发型等等之类的就是非常的另类,这种另类看着忍不住要笑,但是对市场表达的看法却又是非常得到位,我们从专业的角度非常认可他的观点,但是从穿着上又不敢苟同,我想他代表了职业股民的一种特点,完全痴迷于股票市场。

  阳子说:我现在和观众的互动比较多,其实观众可能在不经意间一直看你的节目,但是对你的某个观点会抓住死死不放,非常认同,甚至有时候会影响对这个事物本身的看法,比如前一段时间和一个股民说到目前我们中国市场的情况,他说现在主要是资金不到位,现在主要是信用的问题,我说了之后他们打电话过来说这个市场真的不缺钱,是缺德。

  张晓峰说:我们现在的市场看我们节目对市场的理解程度大部分比较低一点,然后作为分析师对市场的理解更深一点,实际上是有一个导向,把他们的观点告诉投资人,特别是有的嘉宾分析师本身有非常好的想法,非常好的观点,这时候就需要主持人把它通过问题引导出来,通过交流引导出来,让他的思想火花迸发出来,然后以此来提醒投资人,对市场看法上面的不足在哪里,这是主持人所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张晓峰说:盘面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即兴的,有一些讲的东西是贯穿中长线的思路,现在有意识加入了一些封闭式基因,以及上证50指数的成分股的分析,如果把投资的目光转移到这样一些相对来说创新的品种当中,就能够有效的化解仅仅投资股票所产生的风险.

  张晓峰说:这个对我来说是中长线思路的贯穿,因为很多投资人因为不了解所以就拒绝,所以我就起到一个广告的作用,几个星期,几个月说下来以后可能会尝试一下,在尝试之后原来这个品种比单独操作股票风险要低得多,而收益可能也并不差,因此我就达到了一种导向投资取向的目的。

  你们两位作为主持人所取得的业绩在业界当中也是非常成功的,在05年有没有新的打算,包括主持上有没有新意?

  阳子说:广播的这一块,因为2004年的局面以后,不仅是分析师从技术面增加了一些基本面,或者开了一些普及类的,像证券学堂之类的东西,另外我们做节目的时候发现怎么来做实战之后.

  阳子说:怎么做节目,大家找到一种模拟操盘的方式,但是怎么开还有待于各方面的协调,我们现在的模式是两三个嘉宾谈当天的市场,是不是以后有更多的声音在同时的,在同一交易日结束之后有更多的想法,有更多的声音,确实想让更多的声音参与到有限的时间和画面当中来。

  张晓峰说:我觉得心里上没办法太多的创新,但是在节目内容上面,还是和前面说的一样,2005年对证券市场来说创新的速度会非常快,很多新的东西会在市场当中不断的形成个案,还包括像这种股东诉讼,股民的诉讼等等,这些会影响市场信心的方面,然后还会有很多的创新,比如像ETF马上就会进行交易了.

  张晓峰说:时不时会有股指的做空机制,股指期货,包括其他的金融衍生产品,那么以此来化解市场现在单做股票的风险,这些东西应该在我的节目当中尽快的并且专业的和股民形成交流,让他们能够适应这个市场新的发展形式。

  现在财经类的节目竞争非常激烈,另外我们的听众和观众专业知识也越来越提高了,对节目也会很多的挑剔,作为主持人也需要面临挑战,也想听一下两位的看法?

  张晓峰说:我们和观众的互动不多,观众真的需要什么样的财经节目,大多数的观众也不知道,所以我们只能是向国际先进水平学习,或者像其他的一些成功栏目进行学习和交流,但是观众希望有什么样的,他们不具备栏目策划的能力。

  张晓峰说:曾经有过一次互动,然后是针对一个栏目的,大概有20多个观众参加,也都是非常热心这个栏目的,其中大部分人都表达了他们的一种很积极的看法,但结果被一个观众非常现实的论点全部给打闷掉了,所以最后的结果是没有形成一种栏目需要大规模改动的意见,而且继续坚持原来的操作形式内容。

  张晓峰说:因为某一个特定的栏目有某一个特定的观众群,而这个观众群其实没有考虑这个栏目在我们里面操作的时候会和其他栏目形成一种安排上的协调,可能觉得这个栏目很重要,那么就希望这个栏目从早到晚24小时不停在做,有时候观众的栏目很盲目,比如以前市场行情好的时候,投资人希望开晚市,晚上应该继续交易,但事实上当时当地都觉得这个观点很滑稽的,但是市场有这样的需求,但并不是所有的需求都要得到满足的。

  张晓峰说:观众有一个收视习惯的问题,希望一个固定的时间,相对固定的形式当中希望得到他所希望得到的资讯就可以了,如果变化太多的话,就脱离了想通过你了解证券市场的目的,其实栏目是一个工具,目的还是在证券市场上,把工具搞得太复杂了,反而妨碍了它去了解市场。

  阳子说:因为我从94、95年开始做广播,我做过新闻,做过音乐类的,做过情感类的,然后做财经类的,而且有一段时间是兼着做,我最大的感觉就是那时候去做校园行的活动,如果做音乐类的活动就有表情的朗读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然后财经每天去刻苦的钻研还要捱骂.

  阳子说:对财经主持人来说这是最有压力的地方,因为大家听你的节目怎么规避风险,怎么赚钱是最实际的,马上就要立竿见影的,所以在这一点上,对于财经主持人来说,肯定要多学习,另外我真的也希望听众和观众能够及时的和我们沟通,你们想听什么,在哪方面有要求,或者说我们有哪些改进的地方,这样会在这个市场状态下大家可能心里上都会清一些。

  张晓峰说:如果是一个音乐台的话,那么每天都放同一首歌,一个星期后可以关门了,但是我们的股民做股票的时候已经习惯了钱龙这样的交易系统,如果证券公司换成另外一个交易系统,营业部就可以关门了,无论证券的栏目,特别是像这种基础性的东西,特别是像证券的交易系统只是一个工具,怎么方便怎么来,符合一个人十几年养成的操作习惯,如果是求新求异,那是不是还能帮助他战胜这个市场,投资者本身是不同认同的,这就是音乐和证券很大的区别。

  张晓峰说:我看过有一些历史的书,有一本是叫纽约时报一百年精华本,当我看这个一百年前的故事,发现很多的东西在一百年後我们的今天还是有重复的案例,那么它里面很多的东西经济、产品、财经的重大新闻,那这就像我们做股票的人都知道江恩说的在太阳底下没有新鲜的事情,用这样的理论来说过去发生的事情将来还会发生,这就是财经。

  主持人说:我们今天的聊天就到此结束,感谢两位主持人,也希望我们的网友继续关注第一财经,继续关注两位主持人的节目。